at和cvt变速箱区别:莫札特效应是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品牌网 时间:2024/07/21 22:11:54
莫札特效应是什么了
我找到的就是一个音乐专集
是否有个莫札特效应呢??

莫扎特效应

  ——西方学者的探讨和研究

  “莫扎特效应(Mozart Effect)”可以说是当今西方报纸文献和广播媒体反复使用的一个术语,因为它涉及到父母教养、学校教育和音乐教学的方方面面。有些心理学家认为,这一术语改变了音乐教师传统的音乐教育思想,使他们更加关注儿童身心发展的广泛领域。在欧美国家,莫扎特效应也被当作音乐教育的润滑油,作为广告术语来销售音乐教学书籍和各种音乐方面的产品。

  什么是莫扎特效应?

  我们知道,莫扎特(W. A. Mozart l756-1791)是16世纪世界著名的音乐作曲家,而莫扎特效应是现代法国医生托麦提(A. Tomatis)编撰的一个术语。托麦提医生在声音对于人的生理效果方面具有50多年的临床经验,现今世界各地仍有几个托麦提听力中心(Tomatis Listening Centers),为听觉失调、发音障碍患者提供保健服务。托麦提医生坚持认为,在所有形式的乐曲和全部作曲家中,莫扎特音乐对人体有极大的治愈效果。因此,莫扎特效应的主要起因,应该说归咎于西方人对莫扎特音乐的祟敬,是由于莫扎特音乐出色的韵律、曲调、频率、节奏和它的简洁与纯净。

  莫扎特效应的意义

  对于莫扎特效应的意义,西方学者还是从音乐对人的作用方面加以解释。音乐频率有助于人体健康。精神医学人士认为,音乐来自空间,人是用耳朵来聆听音乐的。由于人耳的前庭功能影响着身体不同肌肉群,迷走神经连接着不同生理组织,因此,来自鼓膜的听觉震动与副交感神经系统形成了调节人体所有组织的功能。

  音乐是个体进行学习的辅助工具。心理学家认为,在人的学习过程中,重要的是能够让注意集中到学习的内容。音乐有传播的作用,以它的节拍帮助个体对内容进行编码;音乐也有唤起的作用,以不同曲调将个体领入情绪平静或激动的状态;音乐还有引导的作用,以乐曲(特别是莫扎特乐曲)为个体打开进行学习加工的特定神经通路。

  研究的新进展

  空间技能 由于学者们在音乐对人体作用上的看法各异,近年来,西方学者进行了许多音乐对于记忆和智能的深入研究。

  1993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家劳舍尔(F. H. Rauscher)等人发表在自然科学杂志上的报告,证实了听莫扎特音乐能够促进人的空间技巧。

  研究:莫扎特音乐促进空间技能

  他们的研究设计是这样的,以大学生为被试,分成ABC三组,在测验前10分钟让他们:

  A组听莫扎特钢琴奏鸣曲;

  B组听放松摇滚乐;

  C组保持沉默。

  然后让他们马上做空间推理测验(斯坦福—比内测验之一)。结果发现,在测验得分上,听莫扎特乐曲的A组被试比其他两组被试都有增长。同时也显示,听莫扎特大学生组的被试,在测验上的积极作用能维持15分钟。学者认为,莫扎特音乐能够唤起人脑对空间推理的积极兴趣。

  智力 接着,美国教育界发表了许多关于音乐直接影响智力的文章,包括《莫扎特使你更聪明》、《莫扎特让你大脑活跃起来》、《对音乐与大脑的研究结果》等论文。莫扎特效应一时影响到全美国。学者要使读者们相信,接受广博的传统音乐,特别是莫扎特音乐,既能够改善学龄儿童将来的数学分数,也可以提高他们学术态度测验(SAT)上的得分,甚至可以使现在常态的健康儿童发展成爱因斯坦那样的学业名人。

  警惕夸张 进入90年代后期,包括劳舍尔在内的许多研究者,对他们开发的这样一个提倡莫扎特效应的新事业并不乐观。因为美国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书籍、CD软盘和网上知识的音乐宣传,似乎有些夸张了音乐对儿童智力开发的作用。劳舍尔相信,是由于对学习音乐实际作用的过分宣传,给美国的父母亲、教育者,以至政界人士产生了对音乐作用的误解。比如,1998年,乔治亚州政界的米勒(G. Z. Miller)先生就基于他对这些宣传的理解,请求州议会拨款,为本州所有新生儿童的父母免费提供一套传统音乐的CD软盘,以求达到对新生儿童的早期智力开发。在美国,有的人认为米勒的计划很好,也有的人认为这笔政治开销用在其他方面更适当。

  莫扎特效应这个术语一开始是指个体在聆听莫扎特奏鸣曲后立即显现在视觉空间推理测验分数上的提高;后来,这一术语也包括了音乐教学,特别是掌握各种乐器的教学对于学生各种智能表现上的积极作用。

  1999年7月10日在美国心理科学期刊发表了阿帕拉契大学斯蒂尔博士(Dr. K. Steele)的文章,他和同事们对中学生做了智力调查,比较了接受音乐课和未接受音乐课学生的差异,发现学生的空间推理成绩没有显现出听莫扎特音乐的任何效应。斯蒂尔认为:“在个体基础智力方面存在莫扎特效应的证据并不充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0年,美国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赫特蓝(L.Hetland)女士发表了一项对于儿童乐器训练在时空能力上因果关系的分析结果。她基于大量可信服的测量数据说明,音乐训练对于儿童的智力发展有促进作用。赫氏因此有把握地断言:“积极的音乐教学能够增进学龄前儿童和学龄儿童的时空表现能力,接受这种教学的儿童可以是刚刚开始或者已经持续了两年,而音乐学习在他们智能的发展上起到了积极作用。这是可靠的研究结果。”

  对于学习音乐的儿童其能力的增长不是特别明显的情况,西方学者采用“最高限度效应(Ceiling effect)”进行解释。最高限度效应是指由于参与者在前期的测验上已经发挥了最大能力,导致他们在各种进一步的测验中,成绩的增长不是特别明显。

  西方学者关于音乐学习效应的理论的确是丰富多彩,他们把音乐学习看作是信息传递的工具,每个人可以通过掌握节奏和旋律对学习内容进行编码,从而提高知识。与此同时,他们也把接触音乐看作是一种引发脑力的工具,认为音乐可以使儿童唤起特殊神经通路,用于各种学习。

  因此可以说,西方的莫扎特效应并不离奇,它提示我们,儿童可以通过学习音乐和掌握乐器扩大自己的学习范围,提高自己的智能表现;成人可以通过聆听音乐改变自己的情趣,实现身心的完美和谐。总之,有音乐的生活会更丰富,更美好。

  周林

莫扎特效应

——西方学者的探讨和研究

“莫扎特效应(Mozart Effect)”可以说是当今西方报纸文献和广播媒体反复使用的一个术语,因为它涉及到父母教养、学校教育和音乐教学的方方面面。有些心理学家认为,这一术语改变了音乐教师传统的音乐教育思想,使他们更加关注儿童身心发展的广泛领域。在欧美国家,莫扎特效应也被当作音乐教育的润滑油,作为广告术语来销售音乐教学书籍和各种音乐方面的产品。

什么是莫扎特效应?

我们知道,莫扎特(W. A. Mozart l756-1791)是16世纪世界著名的音乐作曲家,而莫扎特效应是现代法国医生托麦提(A. Tomatis)编撰的一个术语。托麦提医生在声音对于人的生理效果方面具有50多年的临床经验,现今世界各地仍有几个托麦提听力中心(Tomatis Listening Centers),为听觉失调、发音障碍患者提供保健服务。托麦提医生坚持认为,在所有形式的乐曲和全部作曲家中,莫扎特音乐对人体有极大的治愈效果。因此,莫扎特效应的主要起因,应该说归咎于西方人对莫扎特音乐的祟敬,是由于莫扎特音乐出色的韵律、曲调、频率、节奏和它的简洁与纯净。

莫扎特效应的意义

对于莫扎特效应的意义,西方学者还是从音乐对人的作用方面加以解释。音乐频率有助于人体健康。精神医学人士认为,音乐来自空间,人是用耳朵来聆听音乐的。由于人耳的前庭功能影响着身体不同肌肉群,迷走神经连接着不同生理组织,因此,来自鼓膜的听觉震动与副交感神经系统形成了调节人体所有组织的功能。

音乐是个体进行学习的辅助工具。心理学家认为,在人的学习过程中,重要的是能够让注意集中到学习的内容。音乐有传播的作用,以它的节拍帮助个体对内容进行编码;音乐也有唤起的作用,以不同曲调将个体领入情绪平静或激动的状态;音乐还有引导的作用,以乐曲(特别是莫扎特乐曲)为个体打开进行学习加工的特定神经通路。

研究的新进展

空间技能 由于学者们在音乐对人体作用上的看法各异,近年来,西方学者进行了许多音乐对于记忆和智能的深入研究。

1993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家劳舍尔(F. H. Rauscher)等人发表在自然科学杂志上的报告,证实了听莫扎特音乐能够促进人的空间技巧。

研究:莫扎特音乐促进空间技能

他们的研究设计是这样的,以大学生为被试,分成ABC三组,在测验前10分钟让他们:

A组听莫扎特钢琴奏鸣曲;

B组听放松摇滚乐;

C组保持沉默。

然后让他们马上做空间推理测验(斯坦福—比内测验之一)。结果发现,在测验得分上,听莫扎特乐曲的A组被试比其他两组被试都有增长。同时也显示,听莫扎特大学生组的被试,在测验上的积极作用能维持15分钟。学者认为,莫扎特音乐能够唤起人脑对空间推理的积极兴趣。

智力 接着,美国教育界发表了许多关于音乐直接影响智力的文章,包括《莫扎特使你更聪明》、《莫扎特让你大脑活跃起来》、《对音乐与大脑的研究结果》等论文。莫扎特效应一时影响到全美国。学者要使读者们相信,接受广博的传统音乐,特别是莫扎特音乐,既能够改善学龄儿童将来的数学分数,也可以提高他们学术态度测验(SAT)上的得分,甚至可以使现在常态的健康儿童发展成爱因斯坦那样的学业名人。

警惕夸张 进入90年代后期,包括劳舍尔在内的许多研究者,对他们开发的这样一个提倡莫扎特效应的新事业并不乐观。因为美国社会上出现了许多书籍、CD软盘和网上知识的音乐宣传,似乎有些夸张了音乐对儿童智力开发的作用。劳舍尔相信,是由于对学习音乐实际作用的过分宣传,给美国的父母亲、教育者,以至政界人士产生了对音乐作用的误解。比如,1998年,乔治亚州政界的米勒(G. Z. Miller)先生就基于他对这些宣传的理解,请求州议会拨款,为本州所有新生儿童的父母免费提供一套传统音乐的CD软盘,以求达到对新生儿童的早期智力开发。在美国,有的人认为米勒的计划很好,也有的人认为这笔政治开销用在其他方面更适当。

莫扎特效应这个术语一开始是指个体在聆听莫扎特奏鸣曲后立即显现在视觉空间推理测验分数上的提高;后来,这一术语也包括了音乐教学,特别是掌握各种乐器的教学对于学生各种智能表现上的积极作用。

1999年7月10日在美国心理科学期刊发表了阿帕拉契大学斯蒂尔博士(Dr. K. Steele)的文章,他和同事们对中学生做了智力调查,比较了接受音乐课和未接受音乐课学生的差异,发现学生的空间推理成绩没有显现出听莫扎特音乐的任何效应。斯蒂尔认为:“在个体基础智力方面存在莫扎特效应的证据并不充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0年,美国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赫特蓝(L.Hetland)女士发表了一项对于儿童乐器训练在时空能力上因果关系的分析结果。她基于大量可信服的测量数据说明,音乐训练对于儿童的智力发展有促进作用。赫氏因此有把握地断言:“积极的音乐教学能够增进学龄前儿童和学龄儿童的时空表现能力,接受这种教学的儿童可以是刚刚开始或者已经持续了两年,而音乐学习在他们智能的发展上起到了积极作用。这是可靠的研究结果。”

对于学习音乐的儿童其能力的增长不是特别明显的情况,西方学者采用“最高限度效应(Ceiling effect)”进行解释。最高限度效应是指由于参与者在前期的测验上已经发挥了最大能力,导致他们在各种进一步的测验中,成绩的增长不是特别明显。

西方学者关于音乐学习效应的理论的确是丰富多彩,他们把音乐学习看作是信息传递的工具,每个人可以通过掌握节奏和旋律对学习内容进行编码,从而提高知识。与此同时,他们也把接触音乐看作是一种引发脑力的工具,认为音乐可以使儿童唤起特殊神经通路,用于各种学习。

因此可以说,西方的莫扎特效应并不离奇,它提示我们,儿童可以通过学习音乐和掌握乐器扩大自己的学习范围,提高自己的智能表现;成人可以通过聆听音乐改变自己的情趣,实现身心的完美和谐。总之,有音乐的生活会更丰富,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