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最后传位给谁:《鉴证实录II》的剧情分集介绍是什么内容啊?越详细越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品牌网 时间:2024/07/26 03:52:45

女法医官言(陈慧珊)上集黯然与督察原(林保怡)分手后离港,终因姐意(陈美琪)结婚而返港并复职。言、原二人重遇,但因言看穿小棠(李珊珊)对原仍未忘情,遂有所保留。小棠为成全二人,假意和言下属伦(刘恺威)扮作情侣,言、原终复合。 另一方面,津(锺丽淇)因觉与乔(鲁文杰)性格不合而提出分手,辗转与男模特儿明(海俊杰)展开恋情。乔无奈之余,亦迁怒明妹晴(陈采岚),二人终日斗法,成斗气冤家。言、原合力侦破不少案件,感情更见一日千里。当二人得悉小棠和伦只是伪装时,决撮合她与有为律师杰(蔡子健),却不知原来令她堕入死亡陷阱…… 以下是详细剧情介绍:
  第一集 垃圾站发现尸体残肢,初步证实死者曾隆胸及堕胎,警方旋即展开调查。原见修对棠百般呵护,觉棠已觅真爱而感安慰,但实际上,棠对原仍存爱意。言返港复职,原欢喜若狂。 聂家上下为意和俊的婚礼雀跃万分,惟独津仍对俊存有芥蒂。再发现属于先前同一死者的残肢,从各迹像显示,警方找来曾替死者做隆胸手术的光返署协助调查。言终被原感动,两人再续未了缘。地盘内发现女性人头,肢解案的女死者身份渐有眉目。
  第二集 肢解案死者证实为模特心,原率领人在心家内搜出她与旧情人明的可疑合照,明更曾存款十万元于心户口,使案件更添扑朔迷离。奇撞破修与 Amy痴缠,众人与棠皆不相信,独言 对修起疑。 警方怀疑心因隆胸失败,找光晦气而招至杀机,光坚称无辜,请来杰为他辩护,光最后被盘问得精神崩溃。化验显示,死者身上发现的纤维含有晒药水,原即忆起摄影师一手臂上纹身与心的相似,令涉案者增添一人。
  第三集 一声称已做结扎手术,且对婷从一而终,绝无可能与心有越轨行为。然而婷却证明一所做的结扎手术失败,夫妇更因心的出现而曾起争执。原等人到访一的工作室,观察各种陈设后,怀疑该处便是分尸现场。 当预备再作深入搜查时,工作室竟突然起火,婷家中的视像电话内资料又无故被洗掉,显然事有跷蹊。棠终发现修不忠,愤然提出分手。忠明白棠其实对原一直余情未了,爱女心切之下,主动向言提出,要求她能将原割爱。
  第四集 为成全忠的要求,令棠能重投原怀抱,言决定不动声色地疏远原。妙在偶然机会下结识荣,知道荣是健身中心老板,且与娱乐圈中人来往甚密,于是希望藉与荣关系能当上明星。 荣捉著妙的心理,轻易骗得将她迷奸。津等人陪同妙报警,惜所有口供都对妙不利,结果荣被判无罪,妙悲恸极。言连日来对原的不瞅不睬,原决定放大假散心去也。一封匿名信寄到警署,棠打开后,竟发现内附有一张原卧尸浴缺内的相片,众人大骇。
  第五集 原安然上班,大家终松一口气,警方辨出该相片曾被人移花接木,相中人原是康。之后,原不断接到康的骚扰电话。曾家惊魂未定之际,原又收到内藏猫尸的包裹。言刻意避开原。 原以为是因杰对言展开追求所至,令两人关系更疆。康再次给原骚扰电话,是次却给大细 当场将他拘捕。康以精神病为由,警方未能将他入罪。球被神秘人用气枪射伤,原深信是康所为,盛怒下上门找康晦气,未几,康被发现陈尸家中,原即成为凶案疑犯。
  第六集 原涉嫌杀康,言答应陪原到车公庙转运,惜言为劝止伦与杰的争执而迟到,两人缘悭一面,言认为此乃天意。从各方证据显示,警方推断康家并非凶案第一现场。 棠查得敏与康有暧昧关系,敏亦承认卧尸相片是她帮康伪造,用意吓原。敏的丈夫豪原来曾是康同事,令原忆起当年拘捕豪后,豪在狱中自杀的往事,案件越见曲折,言在敏家中觅得康的门牙,重要线索在手,言欲赶往揭发,途中却被人从后用硬物击晕。
  第七集 敏所绘的画稿上,留有康血迹,棠等人再到敏家中进行血渍化验测试,证实该处为凶案现场。棠欲拘捕敏时,珍却称自己才是凶手,婆媳二人争认罪。 珍以不满康追求敏为由,二人因此起争执而动杀机;敏则说康欲强奸自己而将他杀死,婆媳各执一词,一时间难确定谁是真凶。言对原冷漠,棠开始内疚,于是求伦帮忙,二人扮作情侣,好让言安心。自从妙被荣迷奸后,经常疑神疑鬼,一次,明好心扶她一把时,妙竟大呼明非礼。
  第八集 棠与伦扮情侣,众人信以为真。经过重重波折,原和言终能走在一起。荣当街侮辱妙,妙按不住地发狂走到健身中心找荣晦气,混乱间妙误伤明。妙怕会被明起诉,生只得关切地从旁安慰,最后津找明求情,明亦首肯。 明因伤而痛失到日本当模特儿机会,气忿难平。荣伏尸写字楼内,尸身手臂上发现断针,现场染血纸巾中,验出有碎钻成份,原等人即往找妙协助调查,却竟发现妙亦吊死家中,现搜获一只并非属于妙的指甲,不排除是奸杀案。
  第九集: 明曾与妙有过节,警方不排除他杀妙的可能,津无意中发现一直对妙关怀备至的生,尾指指甲已脱掉,深信生便是杀妙真凶,原等人即展开盘问。调查所得,荣曾向丽和辉勒索巨款。两人即成为被追查目标。 晴知明对津有意,于是暗中撮合他们,两人倒是十分投契。种种误会令乔跟津起冲突,一杀间乔被津完全冷落。从断针上血液,验出有爱滋病毒,辉有同性恋倾向且经常到台湾医治爱滋病,众人眼见杀荣真凶似已出现。
  第十集 辉虽有爱滋病,但验血后,证实其血液与断针的不吻合,令案件增添悬疑。乔以为津因南的出现而疏远自己,决跟踪二人,此举却成为他们分手导火线。乔目睹津和明手拖手状,不无伤心,终决定与津分手。 棠查得丽于案发当晚,曾到健身中心,再者,丽亦验出有爱滋病,谁属真凶,心里有数。原陪言往拜祭昭及海洋父子,娴看在眼里甚为激动,誓要令言从今不得好过。乔帮言领取邮包,打开后,邮包突爆炸,乔与忠首当其冲,被碎片弄伤。
  第十一集 原推断,娴因认定言害死昭及洋父子,弄得她家破人亡,于是设炸弹加害言,经调查后,证据确凿,娴终落网认罪。俊陪同龙找年洽谈生意,龙中途被绑,区家上下大为紧张。 培往交赎款,原等人一路尾随,但绑匪最后亦能成功夺取赎金,培被庆骂得狗血淋头。培突被发现死于家中,原等人经查问过屏与培的大细妈,原对培死因起疑,龙被释放后送院调养,当龙得悉培死讯后,其反应令原怀疑。各人遂先向屏著手,展开培死因调查。
  第十二集 屏承认一直隐瞒区家她有私生子,并娓娓道出案发晚去,各人再将目标转移至龙身上。棠发现伦对她的态度似是戏假情真,于是提出再上演一幕分手戏,伦顿感失落。 多方线索显示,全亦被受嫌疑,众人欲向全盘问之际,全却死于家中,看更证实龙曾到全家,现场亦发现龙留下的烟头。龙供出绑架是二人联手布局,后知道全是杀培真凶,于是盛怒下杀全。原却从全尸身上所发现的血迹,怀疑真凶另有其人。
  第十三集 案情新进展,茅头直指向竹。事缘当年鹏之死,竹一直认为是遭培夫妇所害,于是与全和龙联手上演一幕绑架戏,再瞒骗龙,制造培内疚自杀假像,以报子仇。最后,竹悲痛揭发,原来鹏之死是全所为。 龙和竹于案发日均曾到全家,原已掌握真凶属谁。伦吐露对棠已动真情,惟被棠拒爱。经晴刻意牵引下,明与津恋情顺利展开。枝对言一家存偏见,原经常被当磨心。津送南一本意新著作的书,南由此知道津是意亲女,立时一呆。
  第十四集 俊得知南是津生父,命南远离意和津母女。津发现此真相后,强装决绝,提出与南断绝来往,年与忠因误会而结成好友,杰亦因他们关系而结识了棠,对棠更是留有深刻印象。言与原合作制造机会撮合二人。 一次交通意外中,津终接受和南的父女关系。意知道后大为愤怒,偕俊前往找南晦气。意遗留了手提电话在南家,俊捷返南家代意取回。翌日却发现俊中枪倒毙于南家,当原认为南的可疑最大时,竟又接到南中毒身亡的死讯。
  第十五集 经调查后,怀疑杀俊和南的凶手是同一名女子,东从美返为南办身后事,再为警方提供有关南的资料。南生前透过林代为改遗嘱,只要验出津和南有血缘关系,南的遗产便全部交与津,东闻言气怒。 伦一直认为其姊美的失踪,杰要负上全责,当得悉杰和棠相爱,不无激动。可疑女子欣持枪埋伏津,原等人追截再将欣拘捕,期间棠受枪伤。欣承认两宗命案皆与她有关。原查得东与欣为情侣关系,且案件涉及东的利益冲突,怀疑东亦有参予命案。
  第十六集 凶手终和盘托出杀人动机与命案发生始末经过,意终首肯津到美国办理南丧事。棠留医期间,杰对她关怀备至,状甚温馨。言重遇旧同学成,得知成患肺癌且生意不景,为了助成解困,言邀得明入股成的甜品店,生意即转危为机。 私家侦探华跟踪言及成。枝相约绫和言到家中用膳,途中雯激愤尾随,雯以为言和成有染,一声不响下,当众给言一记耳光。枝对此大为愤怒,结果两家人不欢而散。杰向棠求婚,一时间令棠犹豫不决。
  第十七集 棠终答应杰的求婚。伦始终对杰仍存有敌意,加上仍未能放低对棠的感情,故当知道他们婚讯时,顿感失落。各人正戥杰和棠高兴之际,突收到发现成尸首的噩耗。 雯道出成与思有奸情,激愤表示此必乃思所为,目的是夺取保金。惜案发当日,思却有不在场证据。华提出对雯不利的证供,大家便以为元凶就是雯,却又发现思与成及华之间,原来有纠缠不清的关系,怀疑当中有人谋财害命。
  第十八集 警方发现一具曾做驳骨手术的骇骨。棠蜜月归来后,经常呕吐头晕,原额外关怀,二人表现出的态度,令年觉他俩有染。伦从美的遗物中,发现内附X光照片,细看下竟与先前的骇骨所有特徵吻合。 伦激动表示杀美者必是杰,原找出当年埋掉美尸首的月,从而得知美与月夫佳曾有奸情。月相信佳是因提出分手不果而杀美,再畏罪潜逃,惜遇上意外身亡。原听罢则怀疑杰接受不了美所为而动杀机,棠证实怀孕,原深怕棠难面对杰是疑凶的打击。
  第十九集 杰一直隐瞒美与佳曾有奸情,令众人对他更起疑心,经年挑拨下,杰质问棠心里是否仍记挂著原,二人争执间,棠滑倒。棠被送院急救后终告小产。杰惊讶原比已及各人更先得悉棠怀孕。 棠的无言,令杰悲痛认为棠心目中,原才是最爱,原及言亲睹他们对话更觉难受,言因而自责不该和原发展感情,此举令原愤然搬离言家。棠突然被发现死于河中,众人皆感悲伤,杰再度丧妻,事有凑巧,伦深信杰再次杀人,遂插赃嫁祸杰,为求将他入罪。
  第二十集 原等人均认为杰是两宗命案元凶,独言深信杰无辜,二人意见分歧起争执,面临分手危机。原查得六年前,君曾是杰未婚妻,从而掌握一丝破案线索,同时,言在杰家发现年车有可疑之处。 棠临死前,自拍了一盒影带给杰,刚巧凶手亦被拍在镜头内,各方证据显示下,凶手终难逃法网。棠对原始终念念不忘,言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加上棠被杀害,更觉与原之间存有心结,决意再次离开香港,原赶往机场追截言,希望尽最后努力解开言的心结。

第1集
两个少年在郊野发现了一具女尸,宝言和家乔便展开追查。在解剖室中,宝言在女尸身上找到精液,警方大为紧张。
咏妮为争买鞋,和宝言津津闹得不快。其后咏妮在家乔的上司见面中,大赞家乔,令他不好意思,也令咏妮感不快。
警方又在垃圾站找到女尸,与前案有很多巧合的地方。家原怀疑一洗车工人所为,但后来发现拉错了人,重新调查此案。此际,家乔却目睹咏妮为下一个受害者,令他十分震愕。
第2集
家原和宝言闻到咏妮的死讯,立即赶往调查,家乔伤心不已。差馆来了一个新组员小唐菜。她一开始就怀疑家乔是凶手,一于公事公办。跟踪家乔。家乔十分伤心。
但如常回大学上课,当听到其它人对咏妮的闲言闲语,悲痛不已。最后DNA报告证实家乔并非凶手。于是众人便循其它线索去追查。及后小唐菜更怀疑时装店老板Vannes是凶手,便和家乔去到其家,查一查他是否与众多谋杀案有关。
第3集
小唐菜和家乔爬入Vannes家,给Vannes发现,但请了他们入屋。然后用车送他们离开,当他们落车后,Vannes却驶车撞向他们,小唐菜唯有拔枪自卫。
家原在某餐厅遇见宝言,于是差馆中人知道了便笑宝言终可嫁得出。家原在一事中被投诉,指他束意伤人。宝意和津津因一事闹得不快。重犯要求宝意为他写自传,但给望山劝阻,并邀请宝意相聚。
第4集
宝意用身体保护津津,才免致她被车撞倒,令二人和好如初。津津遇到达森,给他迷倒。巧合地当宝意到望山家吃饭时遇见达森。望山希望宝意不要为邱水添写自传。家乔升职。成为科学鉴证主任。
望山家中发生命案。妻子阮佩云遇害,望山与达森悲痛不已。家乔十分怕血,特别请教宝言。众人都在找寻凶手,但没有结果。达森到美国读书,津津伤心不已。当宝意再去探邱水添时,发现他自杀身亡。
第5集
宝言断定邱水添是被人杀害,家原在狱中寻找证物。在佩云的追思弥撒中,达森显得十分悲痛,津津在旁安慰。家原到监仓找阿福落口供,但他胁持小唐菜,并承认杀害邱水添,众人大为惊讶!
达森的补习老师被杀害,家原心感十分巧合。津津到达森房中,见到一张往瑞士的机票。家原找到新线索,拘捕了冯望山,他承认杀了佩云和收买阿福。但其实真正凶手另有其人!
第6集
达森性情大变,说津津是一个贱妇。他突然冲入津津家中,胁持津津,家原赶至开枪伤了达森。
在一次误会中,家乔得罪津津,她誓言报复,但后来却知是一场误会便和好如初。
家原和小唐菜在寺外相遇,小唐菜觉他十分孝顺,便起了倾慕之心。宝意放弃了为邱水添写自传的念头。而家乔更克服了怕血的缺点。志锐邻居传命案,有一孕妇伏尸在地,表面并无伤痕,令家原对此毫无头绪。
第7集
宝言与志锐约会,心情轻松,而对家原的态度仍保持距离。宝言在英国期间与瑞昭曾有过一段情,却因娴哀求别把他抢走,于是宝言对此仍耿耿于怀。一尸体被发现,家乔小心翼于现场找寻证据。在偶然机会下,宝言与家原开始取得投契。
岸风告知家乔自己是同性恋者,并向家乔透露崇杰之死与某男子有关。在几经辛苦下,终找到该名疑犯,但他表示有太太做时间证人,而家原等人向其妻欣求证时,她对一切事情表现得太镇定,令他们起疑心。大厦的看更,表示有一身型似欣的人在案发当日的凌晨曾离开寓所。
第8集
警方对崇杰被杀的案件,仍未有突破性的进展。宝言越来越感到与志锐原有不同志趣,主动向他提出分手。欣找家原,并说一神秘人致电她,遂向警方求助。
小唐菜故意亲近家原,那边厢津津见家乔喜欢小棠菜,更献计给家乔。不久,欣突然被杀,此案更添悬疑。在凶案现场拾到一个钥匙包,正是崇杰的另一居所,在单位内发现血迹。家原等在楼下碰到疑凶,疑凶表示按错了楼数的按钮,家原却对此事起疑心。
第9集
家原与小棠菜在十二楼一单位中,找到一姓梁男子,竟与立文有亲密关系,及表示立文并非凶手,立文后亦遇害,在他身上同样发现羽绒毛与蝴蝶结绑着只手。立文的朋友中,知他曾与一台湾人天飞来往甚密,后分了手。不久梁亦遭杀害,宝言表示梁非畏罪自杀,实是被谋杀。
在努力调查下,知道了天飞在港的住址,是一名女子居祝他们暗中跟踪她,却被发现。家原到该女子家调查离开时,黏了羽绒毛,在各种证据下,她大有嫌疑,疑犯乔装离开大厦,幸小棠菜大叫,家原竭力终制服了她,揭发她的真正身份。
第10集
疑犯和盘托出,承认自己是天飞,亦是一个变性人,对立文因爱成恨。小棠菜与家原到大排档吃饭,小棠菜完全忘记约了家乔看演唱会,令家乔呆等。后小棠菜经过津津才知家乔的心意。可惜神女无心,小棠菜拒绝了家乔。
宝言与一男子John吃饭,被家原与小棠菜碰见,后宝言与John遇劫,幸家原制服了贼人。津津在街上见子俊与一女子极度亲昵,但宝意并不相信。津津约辛瑶等朋友在宝言家开大食会,在超级市场内,津津突被一男子以毛巾掩耳、口、鼻。
第11集
幸瑶在超级市场内不见津津踪影,家乔等十分担心。宝意收到勒索的电话。子俊带赎金到指定餐厅,等了良久也没有动静,在中途小睡片刻。子俊未能带回津津,更发现赎金已被换走,宝意大发雷霆,宝言从外地回来知悉津津失踪,立刻报警。
宝意再收到绑匪的电话,警方赶到沙滩,只找到津津的外套。他们把超级市场录影带画像放大,跟踪津津的人与子俊相似。在不断追查下,发现子俊与思甚为亲密,而思是有夫之妇,丈夫是一名画家。子俊与宝意决裂,在宝言家中意发现另一件与沙滩找到一模一样的外套。
第12集
在两件一模一样的外套上,其中一件染有油彩渍。在家原对奇等人努力追寻下,见疑犯正驳电线烧一废屋,并挟持小棠菜,幸终被制服。家乔奋不顾身,与大细合力救出津津。疑犯承认一切也由他布局。宝意与子俊分手,强装冷静,家乔发现自己喜欢了津津,宝意爱情事业皆失意,宝言提议一同到外地旅行散心。小棠菜与国忠终抽中居屋,但做不到低利率的银行按揭感不快。家原知道后借钱给小棠菜,她感激不已。家原与各同事合力替小棠菜与国忠搬屋。回到警局,又有一女尸发现在荒郊。
第13集
警方再次发现女尸,与上一宗案件一样,死者十只指头全被割下。小棠菜拜祭亡母时,家原亦怀念亡妻,对素心之情,深深流露。宝意欲把自己的户口改为与津津一起的联名户口,突一劫匪挟持津津,以手留弹作威胁,虽最终各人没事,但却被劫匪成功逃脱。
岸风再次遇上咏琪,咏琪被岸风的纯品所吸引,岸风更送上一小龟。家原相约宝言买书并到一高级餐厅进膳。二人未敢向对方表白心中意思,小棠菜起初以为家原宝言拍拖,表现不悦,但后知事实非如此,心里暗喜。
第14集
宝言与宝意倾谈,宝意叫宝言找个伴侣。逛商场时,宝言竟碰见瑞昭与儿子海洋,他更表示妻子已病逝。家原从家乔口中,以为宝言正蜜运。
咏琪与后母洁蓉到律师楼,办理其后父兆昌的遗产问题,咏琪心烦,向岸风一再表达心意。
岸风终表示自己是同性恋者,幸被咏琪接受,她更向他透露兆昌曾污辱她,令她极度憎恨,而其男友伟明亦因此事而与她分手。
宝言见家原银包的照片,知其亡妻在他心中的地位。海洋离家出走,幸终寻回,但家原已知宝言与瑞昭的关系寻常。一男尸被发现,证实因为兆昌,琪与蓉分别被警方问话。
第15集
咏琪死于屋中,家乔坚决表示咏琪不会自杀。在家原等追问下,伟明唯有承认咏琪曾找他,但他并没赴约。家原见宝言、瑞昭与金SIR等一起,心里不是味儿。
岸风向家乔透露咏琪曾被兆昌侵犯,家原与小棠菜分别向洁蓉及伟明查问此事,二人均表示全不知情。家原偶然听到一宗交通意外,怀疑洁蓉到赤柱别墅。宝言瑞昭交往甚密。岸风、家乔及咏琪在家中发现一粒钻石。
第16集
家乔与岸风化验钻石上的血迹,凶手已无所遁形,此案终告一段落。海洋不喜欢宝言,故意踩她一脚。宝言接受宝意的提议,邀请瑞昭与海洋到绮绫的生日派对,但海洋的恶作剧令众人也未能尽兴。宝意与津津逛公司时巧遇子俊,宝意忐忑。
国忠因力抗偷渡客而被刺一刀,小棠赶至医院,家原一直陪伴在侧。国忠无碍,叫小棠菜主动向家原示爱。小棠菜送上多谢咭与情信给家原,但信件掉在车座位下,家原未知小棠菜心意。翌日,小棠菜见家原只说声「谢谢」,心感愤怒,遂尽道出心中意,家原才彷然大悟。
第17集
家原和小棠菜成终情侣。宝意新书滞稍,竟带来子俊的慰问。宝言代瑞昭照顾海洋,但海洋只挂念若娴,并用波子令绮绫滑倒被指责,他不忿反指宝言立心要抢走瑞昭后更离家出走,宝言终在家找到他,他哭着说出若娴尚在人间。
瑞昭承认若娴因虐儿在英国坐监,宝言觉被骗决和他分手。家原和小棠菜的恋情曝光。海洋的尸体在城市河被发现,证实非浸死及曾被虐待。随后瑞昭也堕楼身亡,家原推断他是被人杀害,另外更有人指出宝言曾来音乐中心找瑞昭。
第18集
宝言向丽英透露与瑞昭的感情瓜葛。警方怀疑宝言杀人,但家原则不相信。绮绫在阿聪的鼓励下终和宝言和好。宝言被人奚落,躯车散心,家原追上,更让她在肩膊上痛哭一常
若娴出狱并来了香港想夺回海洋的抚养权,家原等觉得阿文的口供可疑,从学生口中得知此人好赌及案发时曾失踪…家原在聂家作客,宝意问宝言是否对家原有意思,她回应不愿再做第三者。丽英结婚,望破女尸作贺礼,可惜仍无头绪。
第19集
丽英请全组同事吃饭,各人都玩得十分尽兴,惟独宝言呆坐一旁。其后家原送宝言回家,两人谈得甚为投契,并且情不自禁下发生了关系。第二日,宝言扮得若无其事,跟家原表示不想做第三者,以免伤害小棠菜。
一名修女到警局报案,指认识其中一位已遇害的死者,并带家原到女死者的屋企作出检查。家原竟发现死者原与咏妮在同一孤儿院长大,而且从一张合照中,怀疑其中一人就是连环血案的凶手,不过当家原继续追查下,被凶手伏击炸至重伤。
第20集(大结局)
家原被炸至重伤昏迷,宝言见到病床上的家原,心情忐忑不安,更回想起曾与家原开心的日子。丽英虽捉到嫌疑犯,但始终也找不到有力的证据,令各人怀疑凶手因换骨髓,让DNA有所改变,故此与死者身上所找到的血液不吻合。
于是宝言为了替家原找到真凶,特别以自己作饵,将凶手绳之于法。案件终水落石出,家原亦苏醒康复出院,但宝言却不想对家原爱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决定去巴黎旅行。